江汉行


作者:陈启文 发布时间:2010-07-02 09:35:49 浏览

 

 Xzp中国散文家网

 Xzp中国散文家网

                                            Xzp中国散文家网

Xzp中国散文家网

                        遥看江中鹦鹉洲Xzp中国散文家网

Xzp中国散文家网
《华夏散文》2010年第七期“山水清音”栏目作品Xzp中国散文家网

    我知道,现在的鹦鹉洲,早已不是唐诗中的那个鹦鹉洲了。Xzp中国散文家网

    崔颢看见的那个芳草萋萋的鹦鹉洲,李白看见的那个“烟开兰叶香风暖,岸夹桃花锦浪生”的鹦鹉洲,还有孟浩然“昔登江上黄鹤楼,遥看江中鹦鹉洲”的那个鹦鹉洲,已在明朝末年随着一个王朝倾覆而沉没。中国文化中有太多的宿命意识,又总以天人感应的方式显现出来。一个王朝的倾覆和一个江心之洲的沉没其实没有丝毫联系,然而在发生的那一刻,以及往后,却让人倍感奇异、蹊跷。Xzp中国散文家网

    如今的鹦鹉洲,在汉阳拦江堤外,大约是清乾隆年间的流沙慢慢又淤积起来的一个江心洲,这是大自然对残缺世界进行的一次修补。有一段时间,它就叫补得洲,又有人说叫补课洲,莫名其妙。这洲一直荒芜着,只有芦苇和水草疯长,到了嘉庆年间,忽然有人想起了一个死去了一千多年的人,——祢衡,便将这样一个与原先那个鹦鹉洲毫无瓜葛、阴阳两隔的荒凉沙洲,又命名为鹦鹉洲,。还在洲上重修了祢衡墓,同时修复的还有历史,以天衣无缝的假相掩盖了真实。祢衡墓自然也是假的了。一个毕生求真最终又因性情过于率真、认真而死于王权斧钺之下的冤魂,到头来连自己的葬身之处也是假的了。这一切,对于远隔千百年的天才祢衡,也许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吧?Xzp中国散文家网

    又是清明时节,但不见清明雨纷纷,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在这样一个季节,鹦鹉洲上——实际上已是汉阳鹦鹉湖的一个湖心小岛上,江花似火,绿草如茵,时间之水映现出了这个季节的所有景色。河流的哗哗之声在远处,越来越远,却又在一片寂静中被无形地放大,有一种催人昏昏欲睡的缱绻与恍惚。Xzp中国散文家网

    想象一个桀骜不驯的山东少年,从齐鲁的圣土一路走来,这其中有多少的曲折迂回,然最终却是必然的进入,命运之路难以改变,他命定的只能进入他的宿命。这个生逢乱世的天才,“少有才辩,而尚气刚傲,好矫时慢物”。事实上,一个文人与高傲相通的所有危险,早已暗藏在这句简短而古老的汉语里了。年方二十的祢衡,似乎就已超越了所有的同龄人,一时间成了当时的几个大名士竞相追捧的对象,而他眼里放得下的只有两个人,一是鲁国孔融,一是弘农杨修,而也正是这三个人,在那个混乱时代和千古文人命运的血浆中,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演绎出了一出又一出让人感叹千年却并不慷慨的悲剧。Xzp中国散文家网

    乱世出英雄,但对于当时的天下第一的大英雄曹操,祢衡却似乎从未把他放在眼里。“建安初,许都新建,贤士大夫,四方来集。”这么多人都来投奔曹操,他却一直在躲避曹操,仿佛躲避着一种可怕的命运。他的命运之所以和曹操发生关系,在某种意义上,是孔融把他献上了祭坛。那一篇《荐祢衡表》,今天读来仍让人感觉一种披肝沥胆般的称赞,他称祢衡“忠果正直,志怀霜雪,见善若惊,疾恶若仇”,赞他“飞辩骋辞,溢气坌涌,解疑释结,临敌有余”。作为建安七子之首的孔融,实在不想让这样一个天才就这样荒废在体制外,“融既爱衡才,数称述于曹公。”然而等到曹操终于被说动了心,想见见这个天才时,祢衡却“自称狂病,不肯往,而数有恣言。”你不去见曹操倒也罢了,你还要说出那么多狂语恣言,这就难免会让曹操心生杀机,但曹操却没有杀他,“公怀忿,而以其才名,不欲杀之。闻衡善击鼓,乃召为鼓吏,因大会宾客,阅试音节。衡裸衣辱之。”曹孟德还真不愧为天下第一的大英雄,与其说他是想给这狂傲的小子一次羞辱和作践,不如说是给了他一次爆得大名的机会。祢衡的真正出名,就是因为这件事,这甚至是发生在建安初年的一个事件。就是在这次盛宴上,祢衡为曹操充当鼓吏,奉命演奏《渔阳参挝》,那悲壮的鼓声令满座慷慨激昂,一时间,世界充满了真实的声音。Xzp中国散文家网

    这正是他最胜任的角色,在一瞬间他把自己变成了那个历史性一幕中大写的主角,曹操以及手下众多的臣僚,都沦为了他演奏的背景。但故事当然不会在他的最后一击中戛然而止,还会有残忍慢慢展开。事实上,根本用不着曹操曹大人开口,他手下的那些弄臣揣测到了主子的意图,一身特为鼓吏缝制的服饰早已准备妥当,那是一身极其漂亮的小丑的服装,只等着祢衡穿上。这也正是属于中国文人的命运,一种只属于生命与内心的慷慨,随时都可以变成一个恶劣的玩笑。祢衡心里比谁都清楚,只要他换上曹操恩赐给他的这身服饰,他就不是自己了,他彻头彻尾地就变成了供主子取乐的一个小丑了。他没有换。他不但没有换,反而索性连自己身上的衣服也一下扒掉了。在一片惊呼声中,他就像忽然褪去了躯壳,顷刻间脱胎换骨而超尘出俗,只以赤子之身独立于众目睽睽之下和一片峨冠博带的惊慌中,他要用整个生命去拥抱真实,真实的自我和真实的性情,真实得让那些冠冕堂皇的家伙们,全都以为他发了疯。Xzp中国散文家网

    如果他真的发了疯,这也是一个文人面对强权所表现出的赤裸裸的疯狂。一个文人,一个弱者,也许只能用这种方式向一个强大的权威挑战。除了这种绝望的反抗,你是否还能找到别的方式?没有。绝对没有。这让曹操原本准备对一个狂傲文人所实施的羞辱,戏剧性地变为了自取其辱,他显然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而且是被这样一个手无寸铁的文人以荒诞的方式击败了。老羞成怒的曹操,其实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来结束一切,杀掉这小子,就像捻死一只蚂蚁。但这样做就太没有戏剧性了,也不大合乎曹孟德的性格了。于是,孔融又一次及时地出现了,“融复见公,说衡狂疾,今求得自谢。公喜,敕门者有客便通,待之极晏。衡乃着布单衣、疏巾,手持三尺棁杖,坐大营门,以杖捶地大骂。”Xzp中国散文家网

    祢衡也许是真的有“狂疾”,没有这样的“狂疾”,以祢衡和曹操为主角的历史性戏剧不可能抵达这样一个高潮,这是两人之间所有的危险的默契与配合才能共同创造的一个高潮。这场景,以及这角色,无疑已经接近虚构,不知祢衡是否从一开始就被虚构了,但至少在后来是被反复虚构而且强调了。《击鼓骂曹》,从此便成了一段被反复演绎的中国戏曲经典,它的经典性,在于天下弱者对强者实施反抗的一道罕见的发泄口。一幕之后,让人血气贲张,心里头绝对特别解恨,却又奇异地缓解了真正的反抗。或许,历史中真有戏剧般的奇迹出现,曹操可以杀孔融、杀杨修,却偏偏不杀祢衡,只把他当作一件廉价的礼物送给了远在荆州的刘表。这也符合曹操的性格,他因此而转嫁了一个可能背负千年的骂名,而祢衡也因此悲绝又屈辱地跨进了他生命中的又一道门槛。这难以言说的滋味让后世文人品味了千百年,又有谁真的品味出来了么?Xzp中国散文家网

    荆州,其实是祢衡熟悉的一个地方,还在他被孔融竭力地荐举给曹操之前,他就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兴平中,避难荆州”。这里是江汉平原腹地,整整二十代楚王定都荆州,瓜瓞绵绵四百余年,楚先民创造了堪与古希腊雅典文化相媲美的楚文化。但对于祢衡最重要的是,还是他在这里避难时感受到的那种别地少有的安全感。现在,他又来了,只是,同当初单纯的避难相比,这一次的情形似乎要复杂得到。不过,那个“身长八尺余,姿貌温伟”的刘表倒是不太复杂,至少没有曹操那样复杂。在主政荆州期间,刘表“恩威并着,招诱有方,万里肃清,群民悦服。”他不但杀了骁勇善战的破虏将军孙坚,还是曹操的强敌之一,“据地数千里,带甲十余万,称雄荆江。”尽管后世对这个人并不看好,甚至有诗曰“景升父子皆豚犬”,但我感觉这是一个被刻意贬低了的历史形象,一个人能够在那样的乱世中称雄一方而且“群民悦服”,就足以无愧于一个乱世英雄的称号了。况且,此公也和天才祢衡一样,少时便知名于世,与当时的七位贤士同号为“八俊”。他还有一个特别被人称道的地方,就是“开经立学,爱民养士”,祢衡虽是曹操转送给他的一件廉价的礼物,而且是他的敌人送来的,却在他这里很受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上一篇:那一年,艾青温暖的教导
下一篇:泉州见老乡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要闻                      更多>>
  ·中国散文家网开篇
  ·余继聪“连中三元”
  ·《华夏散文》、《中国散文家》文章入选《2010
  ·余继聪作品《收藏阳光》入选《名师一号 高考总
  ·中国散文家协会淮南会员改稿会成功举办(图文)
  ·《华夏散文》执编薛勇及多位作者荣获冰心散文
  ·北京《华夏散文》月刊原发文章被诸多刊物转载
  ·林非先生在授课
  作家风采                      更多>>
  百家散文                      更多>>
  ·自己的花是给别人看的
  ·散文欣赏-废墟
  ·丫 丫 的 故 事
  ·闺阁情怀
  ·寻 梦
  ·月光里的贼
  ·“物质虚名”与“精神之花”
  ·爱尔克的灯光
  精彩视图                      更多>>
  文学期刊                      更多>>
  ·《华夏散文》2011年第1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6期目录
  ·《华夏散文》2011年4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5期《遍地花开》(作
  ·华夏散文
  ·2010.10期华夏散文《乡村是我们的老家》(作者
  ·2010.11期华夏散文《旧事尘土》(作者:吕 翼
  ·2010.9期华夏散文《老乡林非》(作者:诸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