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继炼


发布时间:2010-08-21 11:41:06 浏览

 

 2fe中国散文家网

 2fe中国散文家网

 
张继炼3.jpg张继炼.jpg
 
 
曼德拉岩画凝思{外一篇}
 
张继炼
张继炼, 1957年出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副会长、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内蒙古文艺理论研究会会员。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有200余万字作品发表,出版散文集《阿拉善之最》、《秘境阿拉善》、《西部的风》;小说选《把你的丈夫嫁给我》,长篇小说《拒酒记》等。编辑、主编文学类图书10余种;作品收入全国16余种版本选集。内蒙古阿拉善盟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副主席、阿拉善文化文学艺术研究会会长,《阿拉善文学》执行主编、国家二级作家、副主任医师。
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国作家》、《文艺报》、《文学报》、《作家报》、《天津文学》、《羊城晚报》、《朔方》、《草原》、《内蒙古日报》、《杂文报》、《阿拉善日报》等报刊发表。
长篇小说《拒酒记》获内蒙古“五个一工程”奖、“索龙嘎”文学奖;散文作品获中国散文精英奖、中国散文华表奖。
 
 
曼德拉山瓦蓝、深邃的历史天空,漂移着古老而现代、清晰而神秘的天书,能够阅读的不只是历史和文化。
曼德拉山不高大,因为岩画而出名;曼德拉山不俊俏,因为文字而美丽;曼德拉山不壮观,因为历史而伟大。
遥远的曼德拉,因为思念而亲近;枯燥的曼德拉,因为阅读而宁静;清瘦的曼德拉,因为文化而丰满;无水的曼德拉,因为沉思而浓绿;单调的曼德拉,因为符号而多彩;无韵的曼德拉,因为传说而动听。
 
走进了曼德拉,走进了八千年的历史,走进了羌、月支、匈奴、鲜卑、回纥、党项、蒙古等各地方游牧民族繁衍生息的足迹,走进了各类动物图案和庞大场面的狩猎、圈猎、放牧、舞蹈、建筑、弓箭捕斗、排列整队、车辆车轮、太阳、月亮、星辰和草木等丰富而生动的画面。
走进了曼德拉,就走进了鲜活而五彩缤纷的动画城,走近了一位满腹经纶、妙语连珠、装满无数故事的动画老人。
 
面对曼德拉,我钦佩古人的伟大,在十几平方公里的小山沟旁,通过磨、凿、刻、划而画出了数千幅美妙动人的绘画作品,密度之高,数量之多,年代跨度之大实属罕见。
面对曼德拉,我钦佩古人的毅力和意志,他们沿着古人的足迹,千百年始终如一,完成了类似修建万里长城般的浩大文化工程,几千年如一日。
面对曼德拉,我赞叹古人的勤劳与清苦。一个人做点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事。而古人几百年几千年,几十辈子做一件事,蕴藏的勤劳、清苦、敬业精神是我辈人所不能及的。如此,曼德拉就成了一种精神,就成了几千年生生不熄的民族精神。
 
站在曼德拉岩画城旁,我思考着古人的创作环境。
能够有如此丰富、大量而优美的作品产生,体现了这一地区当时社会生活的富足。艺术的产生、创作和创造是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支撑的。这一地区古代社会的稳定是艺术繁荣的另一重要因素。
也就是说,在古代,在曼德拉地区,曾经有一群富裕而生活稳定的艺术家,在社会重视文化,文化繁荣的大背景下,产生了绚烂的岩画和岩画艺术。
站在曼德拉岩画城旁,我在想,岩画,是一种历史符号,还是文化符号?是一种地理符号,还是美术符号?是一种岩石符号,还是金钱符号?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我不知有多少人阅读了曼德拉岩画,又有多少人读懂了曼德拉岩画?也许现在没有答案,将来也没有,可我相信古代是有答案的,只是我们现代人悟性差而不知道或还没有弄懂罢了。所以,我将继续思考下去。
站在曼德拉岩画城旁,我赞叹这种产生于史前,从遥远的狩猎时代到近代的原始部族都有的,反映人类自我表述创作活动的最古老的创造形式和民间艺术。
中国岩画有南方、北方两大文化系统。南方岩画多采用“颜料绘画法”,其颜料以牛血掺赤铁矿粉、或以树液掺赤铁粉、石英粉等构成,所绘画可久不变色。北方岩画则多采用“工具刻划法”,以石、骨、金属等器具,在岩石上刻划,从而形成难以消失的图画。如此说来,曼德拉岩画是属于“工具刻划法”的范畴了。
“工具刻划法”更需要耐力和技巧,因而北方游牧民族对岩画的创作要付出更多的艰辛。由此断定,曼德拉地区曾是四周湖水环绕,水草丰美的地方,这里的游牧民族为了表现他们的生活、思想、宗教信仰等,在社会富足、稳定、文化繁荣的同时,凿刻工具、凿刻技艺也是很发达或很先进的。
 
面对古人,面对我们的祖先,作为现代人,我们只得承认自愧不如!我们记住的或引以自豪的不能只是这里的羊肉啊!
面对古人,面对我们的祖先,面对这一地区曾经成群出现的,执著、奉献而又优秀的艺术家及其一大批优秀的作品,作为文化工作者的我辈,该作何感想?
其实,曼德拉山和曼德拉岩画,不只是历史、文化、文物、艺术、社会、绘画和符号,也不只是一座山或一片让人难忘的天空,一种永久的回忆,更重要的是一面镜子,一面旗帜,一种精神……
 
 
 
 
 
 
母亲的生日
 
 
对于现在的孩子和父母而言,过生日,实在是太平常的事了,无须记忆,也无法忘记。母亲的生日就大不相同了。
母亲不愿提及她的生日,更不愿过生日。
母亲的童年是在苦难、心酸、饥饿、鞭打中度过的。六岁时,死了生父,本来苦难的日子更难过了,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由于生活所迫,家里不得不把她卖给了大户人家。母亲先是当佣人,后到牧场放牧,经常挨饿吃剩饭。有一次,母亲饿极,快速吃完碗中剩饭,主人抢过母亲的饭碗在狗食盆里舀回一些剩饭让母亲继续吃。母亲吃进去的是眼泪和仇恨,从此,母亲开始胃痛。一次放牧因沙尘暴回来晚了,主人将留给母亲吃的饭都倒给了看家狗,母亲只能强忍饥饿在羊圈旁哭泣。主人见状,用牧羊鞭狠抽母亲瘦小的身体,揪着头发毒打。
因而,那时的母亲也没有也不可能过生日。
母亲生有我们八个子女,上有两位老人。在过去的岁月里,十二口人穿鞋全靠母亲做。母亲那时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用于纳鞋底。劳动收工回来纳一会儿,吃完饭纳一会儿,烧火做饭的空当纳一会儿,来人闲聊也要纳一会儿。为了省灯油,摸黑纳鞋底被锥子扎破手是常有的事。那时我们都很顽皮,也就费鞋,一年要穿好几双。有时,为了弟妹们能上学,母亲还要给别人做鞋,挣得两毛三毛买本子和铅笔用。人口多,穿衣也多。各式各样的衣服全出自母亲之手,为了缝制衣服,母亲的手弯曲了,顶针变形了,还常常愁布票不够,有了布票又没钱扯布。现在想起,母亲的手简直就是一座小型制鞋厂和服装加工厂,若将她老人家一辈子纳的鞋底、做的鞋和衣服堆积起来,也够拉几卡车了。这就是母亲的富有。
那时是没有生日的年代,一年里只有春节一个节日,还不是能够过得起。
后来,我们一个个长大了,小学、中学、中专、大学,参加工作、娶妻、出嫁……母亲付出了所有,留下劳累和疾病,没有时间和精力考虑生日这样很奢侈的事。由于孩子们多,母亲的耕耘和跋涉就永无止境,因而就永远没有生日。
母亲嫁给我父亲后,几乎就没有从大队领过钱。大队的往来账款一欠就是十几年,到了一九七四年已经是2800多元了,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小的天文数字。所以,母亲几乎是靠借钱买醋买盐买酱油买补衣裳的补丁……一九七八年那年年底分红,母亲一下子领回了六十多块钱。妈高兴得和爸,和我们商量买些啥东西,置办些啥家当,始终,也不可能提及过生日的事。一家人你说我笑到了后半夜才肯睡觉,母亲睡的最晚。她先是把钱放在结婚时置办的已经锈漆斑驳的大红东箱里,过一会儿又装在衣服口袋里,过一阵又压在枕头底下,后来又压在枕头下的褥子底下才睡了觉。
 
后来日子渐渐好了,我们常想给母亲过个生日。六十岁时,子女们张罗着要给母亲过寿,母亲说“花那钱干啥?”坚决不让过,有些生气的样子。我们不明白母亲的真实内心,在疑惑和不解中罢了念想。
没有过过生日的母亲,其实是不知道自己的生日的。我们看户口,户口上写的生日是九月份。母亲说,户口上的日子不准,我们大惑不解。那可是我们子女们已经记得烂熟的日子啊!
“那年换户口时,我们家户口上人的出生日子好几个成了九月份,我和你爸都不识字,也就没管。”
“谁干的啊!?”我们有些气愤。
“谁干的也没啥。妈的生日连妈也不知道,原来的日子就不准。听我的妈说我生在正月里,是哪一天,也不知道。我看就正月十五吧。”
一个人的出生日就这样诞生了,且在七十年后。
母亲的话语是那样的随意、轻松,那样的宽容、豁达,那样的凝重、浩大……那一刻,我的眼泪下来了,悲哀的不仅仅是母亲的生日,感叹的不仅仅是母亲宽广的胸怀。
此后,对我们来说,饱含欣喜与酸楚的正月十五,在传统的欢乐与喜庆之中,又有了新的记忆和牵挂,又有了特殊的思念和纪念,又有了特殊的符号和永远的不可思议……
鼠年春节前,我们多次和母亲说起过七十大寿的事,说村子里的谁过了,邻居家的谁谁过了,亲戚家的谁谁谁过了,再说现在条件这么好,一来花不了几个钱,二来也让我们喜庆喜庆,红火红火。
母亲先是没吱声。过了几天母亲说,“过就过吧!”
母亲终于同意了。正在我们高兴地商量咋过时,母亲又说,“就说过生日,不过寿!”
“行行,好好,过生日不过寿!”虽没闹明白为啥过生日不过寿,可我们也是喜出望外了。
“老大,把你们兄弟姊妹、家孙子外孙子包括孙女婿、银川的老三、三个姨爹姨妈都请上,找个好一点的餐厅定上三桌,我请!”
“妈,你?”
 
鼠年正月十五这天,和母亲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三十多口人终于为了母亲的生日聚在了一起。
母亲穿上了鲜艳的唐装,戴上了生日礼帽,显得格外精神和年轻,高兴之情溢于言表。我们挨个敬上生日酒,送上诚挚的祝福之语,唱起生日歌,唱起赞美母亲的歌。每个家庭一首歌,每个人都有节目。母亲一会儿抹着眼泪,一回儿开怀畅笑,酒也是喝了不少。末了,她和几个姨姨走上舞台唱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虽然歌声不是很动听,吐字不是很清晰,旋律不是很准确,可非常动情,非常感人。因为歌声代表了他们的心,因为他们都是走过苦难的人。
母亲收获了生日。
七十岁的母亲终于过了第一个生日。
母亲终于有了生日,终于过了生日,终于有了过生日的经历。
我常常想,母亲的生日,为母亲过生日,究竟意味着啥?母亲的生日究竟留给了我们什么?
 

 2fe中国散文家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上一篇:李翔发
下一篇:梁长峨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要闻                      更多>>
  ·中国散文家网开篇
  ·余继聪“连中三元”
  ·《华夏散文》、《中国散文家》文章入选《2010
  ·余继聪作品《收藏阳光》入选《名师一号 高考总
  ·中国散文家协会淮南会员改稿会成功举办(图文)
  ·《华夏散文》执编薛勇及多位作者荣获冰心散文
  ·北京《华夏散文》月刊原发文章被诸多刊物转载
  ·林非先生在授课
  作家风采                      更多>>
  百家散文                      更多>>
  ·自己的花是给别人看的
  ·散文欣赏-废墟
  ·丫 丫 的 故 事
  ·闺阁情怀
  ·寻 梦
  ·月光里的贼
  ·“物质虚名”与“精神之花”
  ·爱尔克的灯光
  精彩视图                      更多>>
  文学期刊                      更多>>
  ·《华夏散文》2011年第1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6期目录
  ·《华夏散文》2011年4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5期《遍地花开》(作
  ·华夏散文
  ·2010.10期华夏散文《乡村是我们的老家》(作者
  ·2010.11期华夏散文《旧事尘土》(作者:吕 翼
  ·2010.9期华夏散文《老乡林非》(作者:诸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