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伟


发布时间:2010-10-23 13:59:46 浏览

 

4a44da8et5816e7b39ba5&690.jpg
 
 
 
 
 
 
郭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当代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家协会常务理事,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兰州市作家协会理事。出版诗集《走向远方》获兰州市第四届金城文艺奖二等奖,出版散文集《行者的足迹》。其散文作品《英特网的诱惑》获首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住在天边》获第三届中国当代散文论坛暨精英奖二等奖、2010年获第四届冰心散文优秀奖,散文集《行者的足迹》分别被甘肃省图书馆、鲁迅文学院图书馆收藏。

一只船6ZQ中国散文家网

                                                             郭伟6ZQ中国散文家网

                                            16ZQ中国散文家网

    一只船,泊在黄河岸边,可它没有水的印渍,更不会启锚远航。我不明白,这条普通的街道,为什么就取了“一只船”这样富有诗意的名字。我所知道的是,这里承载着我一生中刻骨铭心的记忆,儿时快乐而混沌的光景,就是在这里度过的。6ZQ中国散文家网

    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长街。最东头马路对面是兰州大学,由东向西依次为兰州市第三十三中学,挨过来就是父亲所在的省外贸局,省外贸局对面就是我曾就读的一只船小学。再穿过一片错落凌乱、破旧低矮的平房,街口西就是甘南饭店。6ZQ中国散文家网

    那时,省外贸家属院内,有一个防空洞,大人们说是为了 “备战备荒”,准备打仗修建的。防空洞有一个洞口就在我居住的家属院一楼的楼梯口旁,我领着一群孩子窜上窜下的捉迷藏,一会藏在楼道内,一会又窜进防空洞。洞内没有灯,只能手摸索着一步一步的往里走,阴森可怕,洞内分布着很多个小洞和分岔,其中有个洞口出去后就到外贸大院的院子里了,我们从家属院的洞口进去,又从外贸局大院内的洞口爬出来,一天要钻进钻出好几次,防空洞就成了我们最好玩的地方。6ZQ中国散文家网

    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总是爱逃课,学校和家里都管不住我。每次老师派同学到家里去找,根本找不到,其实我就藏在防空洞里。跟奶奶说上学去了,从楼上下来直接就钻到防空洞里去了。那时父亲在我眼里很年轻、潇洒,总是穿着一身中山装,脚上是一双擦的油光锃亮的皮鞋。我非常害怕父亲打我,只要我逃学被他知道,抓住后不问三七二十一对着我就是一顿皮鞋,踢得我腿上、屁股上青一块紫一块。他越踢我,我越不上学,有时为了躲他,我干脆就不回家了,少则几天、十几天,甚至半月二十天也是有的。6ZQ中国散文家网

    父亲用皮鞋踢我的感觉和我那些流浪的经历,根深蒂固地留在我的儿时记忆中。我这个人从小就不受管束,属于天马行空、自由自在的那种性格,以至于很轻易就辞去了工作二十多年的国企,毅然下海经商。所有这些超乎寻常的行为,不知和我属猴有没有关系。6ZQ中国散文家网

    那次挨父亲打之后我就出走了,先是在一只船街西头我的铁哥们郑峥嵘家躲了几天。郑峥嵘家里条件要比我家好,他父亲是省经贸委的干部,母亲是兰州铁路局医生,他父亲母亲对我很好。在他家躲藏的那几天里,我总觉得吃住在人家很不好意思,几天后就离开他家,四处寻找可以栖身的角落。记得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天,我晚上没地方住,就钻进甘南饭店的地下室,抱着暖气管子等到天亮,从管道内爬出来,看到一辆送完糕点的三轮车,车上放着几个装糕点用的木箱,木箱内剩有的糕点残渣还很多。等那骑三轮车的人刚走开,我便过去将箱内糕点残渣,以最快的速度用手送进嘴里,同时将所有箱内的糕点残渣全部装进我的衣服口袋。6ZQ中国散文家网

    还有一次我离家出走后,就住在兰州火车站候车室内的长木条椅子上。夜深了,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有两个青年人将我从梦中推醒,问我家住哪里,为什么睡在火车站,还问我饿不饿,冷不冷。这两个人对我说:我们带你去新彊,那个地方可好玩了,管你吃好穿暖,还发给你零用钱,只是要我听他俩的话。虽说那时我很小,但主意很正,头脑也很清楚,不论他们说得多么诱人,我还是没有上他们的当。正在他们更进一步忽悠时,父亲找到了候车室,揪着我的耳朵,把我从候车室拽了出来。他推着自行车,我在前面走,时不时回头看,生怕他的皮鞋又踢到我的身上。就这样一步三回头地回到家里,奶奶非常高兴,又是给我换衣服,又是给我洗澡,炒了很多好吃的菜,还有我最爱吃的红烧肉。那时候吃肉要肉票,一个月一人只有一张肉票,一张肉票也就是一斤肉,我一顿就把全家一个月的肉全吃完了。6ZQ中国散文家网

    安稳了不长时间,我的毛病又犯了。这次出逃,还把我的铁哥们郑峥嵘也拉上。我们一同跑到了火车站,正好站台上停着一列发住北京的列车,我俩乘列车员不注意就溜进了车箱。上车的人特别拥挤,我俩就钻进了座位下,饿得不行了,就钻出来找吃的。车上的乘客见我们是小孩,就送我们面包、盒饭等食物。随着列车很快我俩就到了北京车站。6ZQ中国散文家网

    下车后,在我的提议下没有出站台,看到一列去天津的列车,两人又趁列车员不注意钻进了车箱。北京到天津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下车后因害怕被发现,我们就在站台上寻找着机会,这时下车的乘客都已走完,站台上就我们两个,一个站台工作人员走过来查问我们的车票,我们被发现是无票乘车,被车站送到天津遣送站,一住就是一个月。那里住的都是流浪汉,什么人都有,老人、青年、也有小孩,多数都是要饭的,非常得脏。遣送站有一位带眼镜的工作人员对我非常友好,每天晚上他值班时都会将我叫到值班室,用他找来的课本给我补习课文。一天早晨点名时,我俩还有很多人被叫出来列队排好,由遣送站的工作人员和背着冲锋枪的武警,将我们一行押上了发往兰州的列车。我们从天津又被送回了兰州遣送站,一住又是好多天。那天下午该我值日送饭,我端着饭盒去食堂打菜,走到大院时突然看到遣送站大门开了一个缝。我欣喜若狂,回头使劲给郑峥嵘打手势,示意让他过来,我们好逃走,然而对我的手势他没有任何反应。我顾不了许多,将饭盒往地下一扔,拔腿就跑。一口气从大门缝里钻了出去,跑出遣送站好远了,我还不时回头看有没有人追我。6ZQ中国散文家网

    逃出遣送站后,我才感到了自由是多么的惬意和美好,阳光温暖地照在我的身上,我眯着眼睛久久地注视着天上,感到自己和天上那朵飘浮的白云一样自在。可高兴过后,我又不得不考虑下一步怎么办,是继续流浪呢?还是回家?经过考虑,我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回了家。6ZQ中国散文家网

 6ZQ中国散文家网

                                          26ZQ中国散文家网

    兰州是全国有名的瓜果之乡,每年夏季以后,无论走到哪条街上,都能闻到那香甜的瓜果气息满街飘荡。有次我注意到,对面外贸局的礼堂里放满了专供出口的白兰瓜,它们散发出贵族一样的气味,似乎比市面上卖的大路货更为香甜。6ZQ中国散文家网

    于是,我招呼铁哥们,趁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屏住呼吸来到存放白兰瓜的礼堂窗户下,学着电影中解放军侦察敌人阵地那样,发现礼堂窗口的最上头有一扇窗户没有关紧。我让一个铁哥们就地蹲下,我踩着他的肩膀上,再让他慢慢地站起来,轻松地爬到了窗台上,哧溜一下钻进了大礼堂。礼堂里摆满了装着白兰瓜的木箱,那种木箱很讲究,是用上好的宽木条,留下等距的空隙钉起来的,装在箱里的白兰瓜都能看见。打开木箱,里面的每个瓜都用纸装好的,还用一些碎纸条垫在下面。一个个白兰瓜们透出诱人的气味,不用说吃到嘴里,光是看看就让人迫不及待了。我连续打开好几个箱子,将白兰瓜从窗口一个接一个传递出去。偷瓜得手以后,我忐忑不安了好几天,每天像个乖孩子一样按时上下学。老实了几天后,觉着没有人知道我们的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6ZQ中国散文家网

    过了没多久,我准备招呼几个铁哥们再干一回。却发现礼堂里的白兰瓜已经不知去向,又恢复了准备开大会的模样。那天,我正和几个铁哥们在家听奶奶讲故事,突然听到对面大礼堂内的口号声、锣鼓声不绝于耳。急急忙忙跑去,见礼堂门口挤满了人群,我们从缝隙中钻进去,看到礼堂的台阶上一字排开站着几个人,头上戴着用报纸糊的高帽子,脖子上还挂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打倒反革命分子某某某的名字,名字上用红毛笔打着叉叉。礼堂内群情激愤,打倒、打倒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一浪高于一浪,叫骂声、口号声、挥舞的手臂,把整个大礼堂闹得天翻地覆。不一会儿,这几个“走资派”被人们架着胳膊,一个个押了出来。那些被押出礼堂的“走资派”中,官儿最大的就是当时的省委书记“汪锋”。夏日灼热的阳光非常刺眼,“汪锋”头戴一顶用报纸糊的帽子,脖子上用铁丝挂着一块用铁皮做的牌子,身上穿着一件厚重的羊皮袄,汗水从他头上脸上小溪一样流淌下来。他在人们愤怒的口号声和挥舞的手膀下,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着,嘴里还念叨着:我有罪、我有罪,打倒汪锋、打倒汪锋。从此以后,一只船就没有安宁过,晚上不时听到造反派架起大喇叭播出的通知、公告,还有这一派和那一派“战斗”的消息。学校已经停课,红色绿色的传单满街飞扬。我们闲来无事,就钻进造反派的人群中听他们在争吵,听得不耐烦时,就照着不知哪位造反派的小腿肚,偷偷抬脚一顿乱踢。因为我个子小,在人群中不易发现,踢完后撒腿就跑,觉着很是过瘾。6ZQ中国散文家网

 6ZQ中国散文家网

                                         36ZQ中国散文家网

    在一只船的记忆中,最快乐的莫过于每天中午等父亲下班后学骑自行车。6ZQ中国散文家网

    虽然父亲的单位就在这条街上,可他却经常骑着一辆自行车上下班。那是一辆公用自行车,牌子叫“三枪”,是进口的。父亲是个爱干净的人,裤子中间总是有一条裤缝笔直笔直的,虽然他骑的自行车是公用的,却总被他擦得一尘不染。每当我老远看到父亲骑着自行车向家里驰来时,就欢快地跑步迎了上去,从他手里接过自行车,父亲就站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我。刚开始学骑车时,因为我个子小,只好一只腿从自行车大梁中间伸过去,双手握着自行车把,父亲扶着自行车后架,这样自行车就不会因为失去平衡而跌倒。学了一段时间后,找到了平衡也就不要父亲在后面扶了,我很快的就能双手握着自行车把,一只腿掏进自行车车架里,将车骑得飞快。6ZQ中国散文家网

    除了学自行车外,我还对所有会行驶的机器感兴趣。有一天我看到外贸局门口停着一辆“嘎斯”车,看看没人跑了过去,见车门没有锁,就钻进驾驶室,双手握着方向盘,一只脚胡乱踏着下面的一溜踏板,车突然向前走了起来,就这样我将车开了有好几十米,差点碰到外贸局门口的电线杆上。还有一次,我领着几个同学来到黄河边,那是个夏天,我们沿着河岸玩耍,突然发现岸边停着一只快艇。我挥了挥手招呼几个同学一起爬上快艇,我钻进了驾驶室,用我偷开汽车的方法,竟然将快艇发动了起来,我高兴得大声宣布:大家注意了,我现在宣布我任船长,大家坐好了!说着话快艇竟然动了起来,幸好用铁链拴着,船拽着铁链发出咣咣的响声。正玩得开心和起劲的时候,跑来几名警察,把我们全部抓了起来,关进了水上派出所。一进派出所,有个警察就脱下鞋,用鞋底在我的脖子后面打了两鞋底。一边打一边说:我让你开,我让你开,看我不打死你。他命令我们面向墙壁一字排开站着,那天阳光特别得强烈,这还好说,更为恶劣的是一位警察在我们面前铺了一张羊皮,羊皮上洒了一层黄土,他手里拿着一根木棒对着我们敲打着羊皮,羊皮上面的尘土在木棒的敲打下飞扬,呛得我们睁不开眼睛。在灼热的阳光下,我的汗水混合着尘土,像泥石流一样从脸上淌了下来。好容易挨到太阳落下,天慢慢黑起来,警察才把我们押在一辆三轮摩托车上,拉回外贸局家属院找家长。我心想这下坏了,这回父亲会打死我的,闯了这么大的祸能不打吗?然而,当警察走后父亲竟然没有打我,我感到非常地意外。他不但没有打我,也没有说我,给了我十足的面子。6ZQ中国散文家网

    从小我就喜欢驾车,以至于我现在的开车技能,足以赶上专业司机的水平,不知是不是与儿时的经历有关。6ZQ中国散文家网

    一只船给我留下了诸多甜甜涩涩的回忆,至今,它还在那里静静地停泊着。每当我路过那条街道,都要试图寻觅当年的行踪和气息。然而,原先那片低矮凌乱的平房早已拆除,一只船已经变成了漂亮的马路,其间盖起了许多高楼大厦。可我还是固执地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鼻子去闻。几十年的风雨已过,一只船甚至比原先更年轻漂亮了。而我,却在年复一年的时光中,渐渐成熟、老去。6ZQ中国散文家网

    就在我完成这篇文字时,才偶尔从一张旧报纸上看到“一只船”这个地名的来历:“左宗棠麾下的湘军征战西北,有感于乡关万里,顿萌叶落归根之念,遂筹资在此地营一所义园,用来暂放亡故江南人的灵柩,以便日后扶梓故里安葬。义园造型奇特,颇似一艘扬帆远航的大船。人们根据义园的外形,把这个地方叫作‘一只船’。”6ZQ中国散文家网

 6ZQ中国散文家网

 6ZQ中国散文家网

 6ZQ中国散文家网

藏在小巷深处的北京6ZQ中国散文家网

                                                                       郭伟6ZQ中国散文家网

 6ZQ中国散文家网

 6ZQ中国散文家网

    我从十岁起至今已经无数次地走进北京。北京在我的心中绝对是“神圣”的,我相信,在全世界所有的华人心中,北京都是至高无尚的。我相信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城市能取代北京在一个中国人心中的地位。我爱北京,是孩童时从一首歌的歌词中认识她的,歌词是这样唱的: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进。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大阳升,……6ZQ中国散文家网

   是的,从那时起北京天安门就令我向往,令我痴迷,令我对她仰望、敬仰。北京一个神圣的名字,北京两字不仅仅是一个地名。北京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的中心,是全世界人民向往和敬佩的地方。那“天安门”城楼的圣神,“古宫”建筑群内的神秘、“八达陵长城”的雄伟、数不清的古遗址;道不尽的古文化,更有那无数现代化的亚运场馆,及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建筑群,诱惑着人们走进北京,去参观,去学习、去游览、去感受……6ZQ中国散文家网

   今年初夏季节,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又一次走进了北京。是去参加“中国散文华表奖”颁奖大会,会议报道地点是北京丰台区“西局”某宾馆。接到通知书后看到“西局”我就感到很有意思,“西局”是一地名?是一胡同?到北京丰台区后一问“西局”还真是地名。在散文颁奖会议其间,我有意无意地走进了“西局”以及“西局”这一地区隐秘的地方。我发现从我住的宾馆旁有一巷道。当我傍晚时分走进这个巷道内时,我就看到了藏在巷道内的北京,巷道不是很宽,从一走进巷道口在我的眼前就呈现出北京老百姓最真实不易看到的生活。那沿着巷道,一排排,一遛遛展现在我眼中的是数不尽的大大,小小的铺面,什么铺面都有:有菜铺,有电话吧、有手机铺、有小酒吧、有成人用具、有发廊、有小饭馆、有小浴池、有日用杂货铺,有洗脚店、琳琅满目、真让我目不暇接。蒸镆的,买肉的、唱歌的、吃饭的、烤肉串的、买糖人的、说书的、下棋的、卖彩票的、复印的、简直是一个色彩缤纷市井天堂。初夏的北京让我感到了热气腾腾,我看到巷道边上的店铺旁蹲着一位光着膀子五大三粗的男人,手端着一大海碗大汗淋漓地吃着饭,旁边立着位面目清秀,小巧伶玲珑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在那男子的背上扇着风,忽然一小孩从店铺里面跑了出来,一不小心差点跌到,那女人踩着一双拖鞋,急跑了过去拎起小孩的衣领就叨叨起来:让你在家写作业你就是不听,看看差点跌到,摔坏了咱办?那男子将端着的大海碗朝门口的台阶上一放,过去揪着孩子的耳朵走进了店内。继续沿着小巷走去,小巷内沿街的店铺内男男,女女、进进、出出的生意兴隆,不时看到光着膀子的男子在小巷里蹿行,间或有穿着超短裙的美女手里夹着烟卷,踩着塑料凉拖鞋行走着。巷内的店铺真是应有尽有,从巷道旁,摩天大搂上投下来的五彩的霓虹灯的映照下使巷道迷蒙中充满着生机,不时看到,一群群的青年男女坐在小饭馆的门口、围坐在餐桌旁汗流浃背的吃着火祸,猜拳声,唱歌声、说笑声、摩托车的轰鸣声、组成了一曲无名的交响乐,在巷道内演奏。往前走去眼前是一个瓜果摊,一辆三轮车上架着一大木板,木板上堆放着葡萄,西瓜,哈密瓜,几个美女围着卖水果的老板在讨价还价,回头又看到一家洗澡店,门口立着一个简易木板,木板上写着洗澡的价钱,有年青女人拎着洗澡用具走了进去令人浮想联翩。6ZQ中国散文家网

    走着看着,从巷道内不时看到,一个又一个、黑黑的小巷伸了出去,我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巷道旁边的一个更小的小巷,小巷内没有灯光,走了进去就看到小巷内一家又一家的平房小院,透过院内房间射出的灯光,看到小院内的一间间简陋的平房,平房小院内或有树或没树,院子内的绳子上挂着裙子,裤子、三角内裤、小孩的衣服等、从平房内隐隐约约听到电视机里男,女主人公的对白。小巷黑黑的,越走越长、越走越深,间或又伸出一个更小的小巷道,如同蜘蛛网一样的密布在周围。再往前走去走着走着,看到黑暗处蹲着一男一女,透过不是很亮的灯光,仔细看才看清楚这一男一女蹲在小巷顶头拐弯处的一个木椅子旁在吃饭,看到我走了过来赶紧站了起来。我看了看他们吃的饭菜,非常的简单,菜是黄瓜丝,饭是馍馍、用大米熬的粥。我问他俩:你们怎么在小巷里吃饭?这饭怎么这样简单?女的年龄有四十左右听我问后说:房子很小里面很热,没有吃饭的地方,所以在巷道内吃。我问你们住的房子我能看看吗?女的用手指着她身后小巷旁的一间平房。我走了过去,推开旁门看到房子最多也就有六,七个平米,房内只摆着一张床,仅此以外根本没有空间放别的什么东西。小屋门旁有一小窗户用木板钉死,上面钉着钉子,钉子上挂着几件衣服,进到这间小平房内似乎有窒息的感觉,马上转身退了出来。我问那对夫妻这么小的房子,是租的吗?每月房租是多少?那女人听我问话后对我说:这房子只有六平方米,月租金二百六拾元。我又问你们是哪里人?在北京做什么?女人对我说:我们是从河南农村来的,在这里的工作主要是捡废品,没办法挣点钱供孩子上学交学费呢?6ZQ中国散文家网

   离别这对夫妻后,我继续沿着小巷深处走去。那小巷内连着无数个小巷,我真不知道怎么走了,随便沿着一个巷道走去,小巷,越走越深,越走越深,仿佛永远也走不出去。走着看着,小巷内那一院院平房映入我的眼中,从那一间间简陋的平房内透出的光线;及房间内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我感到一丝暖意。我在想住在这此平房内的人们此时在干什么?是在吃饭?在看电视?在看书?在听音乐?一家人聚在一起谝着闲话?还是在睡觉?在做爱?我感到小巷不再黑暗,不再害怕。我在想着这蜘蛛般的小巷;和小巷里居住和生活着的居民不就是一幅幅活龙活现的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吗?抬头望去,小巷附近森林般地耸立着数不清的高楼大厦,从那漂亮气派的大楼窗口内,透出的灯光和这小巷平房院内透出的灯光融合在了一起,我真不知哪一缕光线是从平房院内射出的,哪一缕光线是从高楼大厦上泻出的?北京有现代化的建筑艺术,更有叫不上名字及叫上名字的;数不清的胡同和小巷,我想要认识北京首先就要从那些数也数不清的胡同和小巷里开始。6ZQ中国散文家网

   在我离开北京“西局”前往车站等车时的闲暇时刻,和一位公交车站的女协管员闲聊时,她对我说:在北京像“西局”附近这样的小巷怕是不多了,再过二年最多三年它们就会从北京消失,取代它的是漂亮的现代化的艺术建筑。“西局”附近的小巷和居住生活在小巷内的人们将会成为历史,将会永远的从北京消失。我似乎感到这一时刻的脚步声正悄悄地,无声无息地走了过来……6ZQ中国散文家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上一篇:林非
下一篇:丹增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点要闻                      更多>>
  ·中国散文家网开篇
  ·余继聪“连中三元”
  ·《华夏散文》、《中国散文家》文章入选《2010
  ·余继聪作品《收藏阳光》入选《名师一号 高考总
  ·中国散文家协会淮南会员改稿会成功举办(图文)
  ·《华夏散文》执编薛勇及多位作者荣获冰心散文
  ·北京《华夏散文》月刊原发文章被诸多刊物转载
  ·林非先生在授课
  作家风采                      更多>>
  百家散文                      更多>>
  ·自己的花是给别人看的
  ·散文欣赏-废墟
  ·丫 丫 的 故 事
  ·闺阁情怀
  ·寻 梦
  ·月光里的贼
  ·“物质虚名”与“精神之花”
  ·爱尔克的灯光
  精彩视图                      更多>>
  文学期刊                      更多>>
  ·《华夏散文》2011年第1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6期目录
  ·《华夏散文》2011年4期目录
  ·《中国散文家》2010年第5期《遍地花开》(作
  ·华夏散文
  ·2010.10期华夏散文《乡村是我们的老家》(作者
  ·2010.11期华夏散文《旧事尘土》(作者:吕 翼
  ·2010.9期华夏散文《老乡林非》(作者:诸荣会